点击关闭

角色人物-倪大红在舞台之下的话也不多-兴城新闻

  • 时间:

武磊替补登场造点

倪大紅說,這樣的規定讓他找回了「很多我們不該失去的東西」。

倪大紅在話劇《安魂曲》主創分享會現場

即使在電視劇完結三個月後,倪大紅的人氣依舊居高不下,還憑藉此摘得上海電視節「最佳男主角」獎。

關注蘇大強,而不是真的 「作」

當時就「長得有點着急」的倪大紅常演的角色也都是長輩。「起步就是父親,然後是爺爺,要不就是比爺爺還老的這種,躺在床上說不出話來。」

於是,史航成了現場的「救命稻草」。分享會結束后,工作人員特地跑來和記者解釋,「大紅老師其實挺不適應這種場面的」。

對於角色,倪大紅說,自己會去想象劇中人物真實的樣子。觀眾看到的是蘇大強的「作」,可倪大紅覺得他是鬧騰。

進了中戲的倪大紅想表現,又當班長,於是常給各宿舍的同學打開水。結果就真的被其他系的同學認作校工,「沒把我當成一個學生」。

倪大紅曾回憶起飾演嚴嵩時的一個細節——「夜裡嚴嵩進宮,80多歲的人去見皇上,會有一個圓凳,冬天圓凳下有一個火盆。這場戲,我去了沒坐凳子,先彎着腰慢慢趴在那看有沒有火盆。如果有,事兒就不大,如果火盆都沒了,這事就大了。一看火盆沒了,嚴嵩當時立馬就跪下,把自己帽子摘下來放在椅子上。」

後來有文章這樣形容倪大紅飾演的二里半——一出場就揣手弓腰,走路拖沓,眼皮耷拉,慢得彷彿時間都在他身上靜止了;但一張口,台詞又透着張力和擰巴。

「我一開始不明白他不出聲是什麼意思。我會想,他明白了嗎。過了一會兒,倪老師就會說『嗯嗯嗯』。接下來,他的表演會讓我覺得,這就是我想要的。我每次都會被倪老師能那麼深入理解我的意思而震驚。」

事實上,除了演戲和領獎,倪大紅絕少在公眾場合現身,能看到他聊聊自己、聊聊演戲就更為難得。

「面癱」之外的表演不過,這樣的角色並未限制倪大紅的演技。話劇《生死場》成了倪大紅走紅的關鍵一步。

在此前對媒體開放的排練中,記者注意到,倪大紅依舊是「面癱式」的表演風格,人物情緒的轉變更多通過表情和語氣的細微變化展現。

其實,倪大紅自己也說過,自己「平時是一個話很少的人」。「我不知道怎麼能把我自己的意思說得很明白,所以不太適應。」

每當作為嘉賓主持的史航拋出一個問題,倪大紅就先四下張望一番,然後拿起話筒,有點怯生生地、斷斷續續甚至磕磕絆絆地說出自己的想法。

即便是在排練現場,倪大紅在舞台之下的話也不多。甚至當話劇《安魂曲》的以色列導演剛開始接觸倪大紅時,也有點困惑。

倪大红在话剧《安魂曲》排练现场

和影視劇中老戲骨的形象不同,講台上的倪大紅顯得緊張、局促不安,像極了一個害羞的孩子。

「蘇大強去不了美國在那裡鬧騰,需要有句話讓人物的感情有個遞進。這麼悲傷的一大段戲結束了,有沒有能往回拽一拽蘇大強的東西?結果是都演完了,李念說『去給爸倒杯水』,我就接著說了一句『我想喝手磨咖啡』。」

倪大紅說,排練這部劇的時候,他找到了上學時或是剛畢業時排話劇的感覺。

1999年,在田沁鑫編導的話劇《生死場》中, 39歲的倪大紅出演「二里半」,這是個逆來順受、麻木不仁的普通農民。

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副會長王紅衛,對走紅之前的倪大紅有過這樣一段描述:「之前大紅老師能特別好地藏在他所有角色的背後。我的經驗是,除了業內特別熟悉演員這個群體的人,我要跟其他人提,大紅老師很合適某個戲的時候,他們都會說:『是誰,哪個?』我得說出幾個角色,他得想想,好像能想起來了,都是這麼一個狀態。」

至於為什麼在「大紅」之後又回到話劇舞台,倪大紅給出的答案是,想避避蘇大強這個角色的風頭。「蘇大強把大家拽在這了,那什麼東西能拽住蘇大強?我不知道,我覺得我還是回去演話劇。」

「在排練開始之前我並不是很了解倪老師,但很快我就發現他在表演上的創作力有多強。」《安魂曲》導演雅伊爾 舍曼說,「每一次我跟演員講台詞,或者一些細節處理的時候,倪老師都先不作聲」。

結果就在這一年,倪大紅被選中。他後來回憶,覺得自己這可能是「按喜劇演員招進去的」,大概因為老師覺得需要這樣的形象作為搭配。

和蘇大強類似,也是一個不怎麼討人喜歡,甚至招人煩的角色。

倪大紅梳理劇本后,在表演中去掉了誇張的動作和語氣,「一個極度麻木的人,他的情緒不應該有那麼多起伏」。

1982年,倪大紅準備最後一次挑戰中戲。當時家裡已經為他聯繫好了工作,「如果再考不上,我就回哈爾濱電纜廠當工人了」。

而具體到表演中,用倪大紅自己的話說,就是關注這個人物本身,而不是刻意去演蘇大強怎麼「作」。

倪大紅真正「大紅」,要從今年3月播出的電視劇《都挺好》說起。

比如說那句「我想喝手磨咖啡」,其實是倪大紅在現場的即興發揮。

這部關注當代中國家庭生活的電視劇,刻畫了一個有着不稱職的父親和控制型母親的家庭。

但其實,因為低調的外表,倪大紅比其他人成名更為艱難。

「因為我有點歪脖,還老是聳着肩,感覺不是那麼挺拔,聲音也不那麼洪亮。做這行,當時家裡不太看好。但是我確實很喜歡,家裡也很支持。我要去考試,家裡會給我拿上10元、15元。然後我去考學,結果當然就是一次次地被拒絕。」

可往往是才說了兩三句,倪大紅又眼巴巴地望向史航,擠出一句「還是你來接著說吧」或者「你再說點」。

「我覺得好的肢體語言會配合你的表演。準確的肢體語言可以把你此時此地的規定情景、人物關係都帶出來,信息量還特別大。」倪大紅說。

後來這句台詞成了蘇大強這個人物的一個標籤,甚至還被網友做成了表情包。

倪大紅說:「這是我要追求的東西。」但馬上他又做了一次否定:「也不是我要追求的,我覺得這就是應該有的東西。」

他形容那是一種「在排練場裏面,為了不影響創作,你都不敢走動」的感覺。「但這種感覺現在很難見到了,而且隨着手機這些東西對人的影響,演員有時候很難帶入到那種環境中。」

「雅伊爾導演來了以後首先宣布,手機一定要靜音;第二,如果是兩點開始排練,希望演員一點半就到。」

而在《安魂曲》分享會現場,他又給出了另一個理由:「我本身也是話劇演員,我喜歡舞台,我覺得舞台是聖殿。」

「起步就是父親,然後是爺爺,要不就是比爺爺還老的這種」

他也曾說起自己對這個角色的想象:「我對這個人物是這樣想的:我鬧騰、我作,兒女們就能回到我的身邊來,甭管你在哪,在美國你也要回來。我覺得這是一個老人所希望看到的。」

如果評選2019年上半年中國最成功的熒屏角色,倪大紅塑造的蘇大強必須有姓名!

可對於大家的關注,他沒覺得自己有什麼變化。「無非就是又完成了那麼一個還不錯的人物形象。」

這一點,在他走紅之前如此,走紅之後依舊如此。

雖然倪大紅的表演往往被網友稱為「面癱式表演」,但在「面癱」之外,是這些豐富的肢體語言。

害羞的老戲骨6月30日,倪大紅作為主演,出現在話劇《安魂曲》主創分享會現場。對於喜歡他演戲的粉絲來說,這是難得能見到倪大紅真人的機會。

倪大紅似乎着迷於對人物形象的塑造,這和今天不少明星「賣人設」的路徑完全不同。

幾年後,倪大紅在電視劇《大明王朝1566》中出演嚴嵩,這又是一個經典形象。「出場時嚴嵩80多歲,我演他的時候47歲。」

「我喜歡舞台,我覺得舞台是聖殿」

倪大紅在電視劇《都挺好》中的形象

倪大紅扮演的,就是劇中那個自私、冷漠、無能、懦弱,但「作天作地」的父親。這樣一個以往戲劇中不常見的父親形象,被倪大紅演繹得立體、生動,甚至激起了觀眾對這個角色的憤怒。

在即將上演的話劇《安魂曲》中,倪大紅扮演一個刻薄的棺材鋪老工匠。不過在劇中,這個角色會因他妻子的去世而完成一個轉變——從對妻子漠不關心到懷念妻子。

也因此,大家對倪大紅的印象也都是一個個的角色。他可以是《大明王朝1566》里的嚴嵩;可以是《北平無戰事》中的謝培東;可能是《活着》里的龍二、新《三國》里的司馬懿;當然也是《都挺好》中的蘇大強。

「早到一會兒,可以提前思考下你的角色,然後你真的會帶着一種感覺進入到表演中。匆忙進到排練場,馬上開始表演,那時你什麼都沒有。」

他自己也說,當年考中戲的時候,考了多次才被錄取。

轉年,倪大紅憑藉著「二里半」一舉拿下梅花獎、文華獎兩項大獎。

今日关键词:周杰伦回应打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