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为而后的中国人自己写马克思主义教科书-妈妈宝宝-南京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点击关闭

研究社会主义-也为而后的中国人自己写马克思主义教科书-南京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 时间:

全球23亿人超重

那時,反動派的書報檢查機關對紅色書籍搜查甚嚴,為了出版這本馬克思主義哲學教科書,它的作者,白色恐怖下有名的「紅色教授」——李達,為它起了一個隱晦的書名,《社會學大綱》。

他按照書中脈絡,將重要關節列出問題,每日上課時分發給學生,然後讓學生帶着問題看書,根究所問,邊看邊答。再由教員從答案中選出幾份,加以改正,貼在牆壁上,名曰「標準答案」。

於是,1926年的5月,在廣州那座紅牆黃瓦、古色古香的番禺學宮裡,毛澤東帶着蕭楚女等人,開辦了第六次農民運動講習所。

二、一本「獻給英勇的抗日戰士」的書

《社會學大綱》的出版,在中國,開唯物史觀和科學社會主義研究之先河,哺育了一批又一批有理想、有信念的年輕人。

三、中國的社會主義走進新時代

開闢先河的《社會學大綱》,讓李達陷於險境,多次遭到反動派的威脅乃至傷害。

但仍沒有一家書店敢冒險承印這樣一本滿寫着真理的紅色書籍。

然而反動派也知道馬克思,李達便機智地將書中的人名和有關的詞語做了一些加工,使用了一些列寧所說的「奴隸的語言」。

1938年春,毛澤東在又一次打開《社會學大綱》,看到「在兩種實在可能性中進行選擇時,要抓住能影響事物發展過程的樞紐一段」時,寫下了這樣一句批註:「西安事變時抓兩黨合作,七七事變后抓住游擊戰爭。」

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正在抗日戰爭的新形勢、新情況中,指導着我們的實踐。

自己籌錢、自己買紙、自己託人印刷。

這樣形象生動的教育普及,早在馬克思主義來到中國時,就在共產黨人的心中和筆下紮下了根。

  

這一切思想、理論和實踐的源頭,正是一代代普通的共產黨人90多年的長期奮鬥,是理論宣傳家們的研究與面向大眾的宣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更需要理論而且一定能夠產生理論,在這個關口,重溫黨的理論宣傳初心,恰逢其時。

這本中國人自己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史上的經典著作,終於得以問世。而此時,距離李達被反動派打斷右臂、讓他不再拿筆,僅僅過去了6年。

這本最早運用唯物史觀研究和敘述中國歷史的書籍,讓馬克思主義的唯物史觀得以愈發廣泛的傳播,也為而後的中國人自己寫馬克思主義教科書,奠定了重要的基礎。

學習故事丨中國的社會主義,從「人猿相揖別」講起

理論研究雖不同於戰場上的槍炮無情,卻也同樣需要奉獻自己的時間、精力,甚至於生命。

人與猿作了個揖,便轉身走進人類社會。

今日中國,正經歷着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在進行着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

它曾對「工人、農民、青年學生涵濡甚大」。

張伯簡與《社會進化簡史》這本書彷彿一盞燈,照亮了毛澤東心裏的迷濛。

一路走來,社會主義的理論知識,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成果,在一代又一代理論宣傳工作者的努力下,早已積淀入普通中國人的政治常識深處,並深刻改變着現代中國人的歷史觀。

一、一本讓人念念不忘的書這是一本讓毛澤東在延安的窯洞里依然念念不忘,甚至寫信託人找來的書。

它讓寫書的作者「生活早東暮西,實無法顧及家庭」。

但這並不是它本來的名字。一切的故事,要從1937年說起。

【編者按】時代向前,歷史空留,穿行其間的精神卻亘古而恆定。打撈散落的故事,學習不變的精神,我們特別推出「學習故事」專欄,以理論學習為出發點,以故事為載體,帶您重溫近百年間,我們黨永恆的初心。

它的名字,是《社會進化簡史》。

正如李達在扉頁所寫,「戰士們要有效地進行鬥爭的工作,完成民族解放的大業,就必須用科學的宇宙觀和歷史觀把精神武裝起來,用科學的方法去認識新生的社會現象,去解決實踐中所遭遇的新問題,藉以指導我們的實踐……」

它的名字,是《社會學大綱》。

但農民革命,不能像封建時期的起義,領導者需要學習民族革命史、中國農民問題、軍事運動等等知識,更需要理論體系的支撐。

就在此時,他無意間翻閱到了張伯簡所著的《社會進化簡史》,書中,張伯簡從猿變成人的原始社會講起,將社會發展的歷史分為幾個階段,還製作了一張《各時代社會經濟結構原素表》,作為輔助閱讀材料。

其中,兩本特殊的書,起到了無可比擬的作用。

回顧歷史長河,類似的理論宣傳家們為了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為了中國社會主義的發展,傾盡所有,只為通俗易懂地將理論知識更多的普及普羅大眾。

這本書,曾讓毛澤東在戎馬倥傯的歲月里讀了不下十遍,做了上萬字批註。

這是第一本,中國人自己寫的馬列主義哲學教科書。

講習所的教員們,紛紛稱讚「助益學生之理論研究頗不小」。

這是一本敢把「槍炮與戰火」當作背景的書。

這便是共產黨人的理論宣傳方式,也是社會主義能婦孺皆知的關竅所在。

  

習近平總書記曾說,脫離了人民,哲學社會科學就不會有吸引力、感染力、生命力。

寫出《社會進化簡史》的張伯簡,為了革命早東暮西,一如流星,留下閃耀的光照亮世人,卻也積勞成疾,早早殞世。

「人猿相揖別」,輕巧諧趣的背後,卻蘊含著深刻而宏大的歷史——到底是上帝創造了人,還是我們講的由猿進化成人。

那時,農民運動勃然興起,依靠農民力量,號召農民參与革命,得到共產黨人的重視。

時間緊迫、革命大勢如火如荼,如何將理論知識快速通俗地傳授給學生,毛澤東頗費了一番工夫。

一如它的內容,簡明通俗,卻以扼要的文字,深入淺出地闡述了人類社會發展各時期的特點。

李達與《社會學大綱》無奈下,李達以太太王會悟的名義,向英租界註冊了一個書店——筆耕堂書店,以利用當時外國報刊可在上海租界照常出版和流通的政策,取得了出版的合法化。

  

這樣帶着問題看書的方法,讓學生們很快了解了《社會進化簡史》,明了書中所提從古以來社會經濟進化的原理事實,掌握了必要的時代知識。

比如,把馬克思寫成卡爾,把列寧寫作伊里奇,無產階級是普列達里亞,資產階級稱作希爾喬亞。

課後,學生們便拿着答卷,一一對照修改。

從「人猿相揖別」到新時代的理論宣傳,彰顯的是理論學習的初心,是「為了人民」的使命。

今日关键词:哈登54分